您的位置:
主页 > 滚动人脸 >尼尔盖曼:神话的乐趣在于,你读了,把它变成自己的,然后再说给 >

尼尔盖曼:神话的乐趣在于,你读了,把它变成自己的,然后再说给

阅读917| 发布: 2018-01-23 15:16 | 点赞: 480

尼尔盖曼:神话的乐趣在于,你读了,把它变成自己的,然后再说给

如果要把神话故事按喜爱的程度排列,就跟选出爱吃的料理一样困难。(有几天晚上你可能想吃泰国菜,某几天想吃寿司当晚餐,而其他晚餐时刻,你渴望尝到从小吃到大的简单家常菜。)但假如一定要我说出喜欢的,大概就是北欧神话了。

我初识阿斯嘉与那里的居民,是在孩提时代。我那时还不到七岁,捧读美国漫画家杰克.柯比(Jack Kirby)所绘製的《神力索尔》(Mighty Thor)冒险漫画,剧情由柯比和史丹.李所编撰,对话则由史丹.李的弟弟赖瑞.李柏(Larry Lieber)操刀。 柯比笔下的索尔力量强大,英俊帅气;他所描绘的阿斯嘉是一座高耸的科幻城市,里头净是雄伟的房子和危险的大型建筑;奥丁睿智高贵,洛基则是极尽嘲讽能事,头戴兽角头盔,纯粹是个爱捣蛋的家伙。我深爱柯比那挥舞金色鎚子的索尔,我想要知道更多有关他的事。

我借了一本罗杰.蓝斯林.格林(Roger Lancelyn Green)所撰写的《北欧人的神话故事》(Myths of the Norsemen),反覆读了又读,开心不已却又满腹疑惑:阿斯嘉在这本书里不再是柯比风格的未来城市,而是一座维京人的大屋,是盖在冰冷荒地上的房子;众神之父奥丁不再是温和、有智慧又暴躁,却是个精明、深不可测、非常危险的人物;索尔如漫画里的神力索尔一样强壮,他的鎚子也一样厉害,不过他呢……这个嘛,老实说,不是最聪明的天神;而洛基也不邪恶,儘管他不是一股向善的力量。洛基他……很複杂啦。

除此之外我发现,北欧诸神有自己的末日:瑞格纳洛克(Ragnarok),就是诸神的黄昏、一切的结束。众神将与冰霜巨人决战,他们全都会死。

「诸神黄昏已经发生过了吗?还是还没发生?」当时的我并不知道,现在也无法肯定。

世界灭亡、故事结束,世界结束及重生过程的确让众天神、冰霜巨人和其余的人被塑造为悲剧英雄和悲剧恶人。诸神黄昏使得北欧世界萦绕在我心头,让这世界似乎不可思议地贴近当下,而其他记载较清楚的信仰系统,却感觉像是属于过去的陈年旧事。

北欧神话是来自天寒地冻之地的神话。这里的冬季长夜漫漫,夏季白昼亦长。北欧神话所属的民族虽尊重且畏惧着天神,但他们不完全信任──甚至不怎幺喜欢自己的神。我们最多能确定,阿斯嘉众神来自德国,传布至斯堪地那维亚半岛,然后进入维京人所统治的地区──奥克尼群岛(Orkney)和苏格兰、爱尔兰及英格兰北部。入侵者留下了以索尔或奥丁所命名的地方。在英语里,诸神的名字留在星期的名称之中。你可以依序在星期二、星期三、星期四和星期五这四个单字里,分别发现独手提尔(奥丁之子)、奥丁、索尔和芙瑞嘉的蹤迹。

在华纳族和亚萨族两个神族的战争与停战的故事中,我们可以看到古老神话和古老宗教的痕迹。华纳神族看来是属于自然界的天神,皆为手足,较不好战。但可能就跟亚萨族一样危险。

有部落崇拜华纳神族,也有部落崇拜亚萨神族,而崇拜亚萨神族的部落又侵略崇拜华纳族的部落,双方后来协议调解。这种状况是很有可能的,或至少可算是说得通的假设。华纳神族就像弗蕾雅和弗雷两兄妹,和亚萨神族一样住在阿斯嘉。结合历史、宗教和神话,我们去思考、想像、猜测,就像侦探那样重建早已为人遗忘的犯罪细节。

我们不知道的北欧故事非常多,不明白的事也很多。我们所拥有只有一些以民间传说、重述、诗歌及散文等形式呈现的已知神话。这些神话被写下时,基督教已经取代北欧天神的信仰。我们还会知道这些故事,是因为还有人关心这些故事是否被好好保存下来。

否则,有些隐喻语(kenning)──诗人用来指称特定神话中某些事件的方式──就会变得毫无意义。比方弗蕾雅的眼泪便是一种说明「黄金」较诗意的方式。某些故事将北欧天神描述为古时候的人们或国王、英雄,如此一来,才能让这些故事继续在基督教世界里流传。某些故事和诗歌会提到或暗示其他故事,而那些是我们所没有的。

或许,这就像希腊、罗马那些与天神和神人混血有关的故事,最终流传至今的只剩铁修斯和赫丘力士的事蹟。

我们失去了好多东西。

北欧神话里有许多女神。我们知道她们的名字,一些特质还有力量,但与之相关的故事、神话和仪式却没有流传至今。我真希望我能重述艾儿的事蹟,因为她是众神的医师;以及安慰者洛芬,她是北欧神话里的婚姻女神;又或者爱之女神席欧芬,更别说还有智慧女神芙尔。我可以想像那些故事的内容,但我无法述说她们的故事。她们已经永远消失,或遭到埋藏,或为人遗忘。

我卯足全力,尽可能正确地重述这些神话,努力将故事说得趣味横生。

有些故事里的细节相互冲突,但我希望这些故事细节描绘出一个时空。当我重述它们,我会努力想像自己在很久很久以前,处在这些故事初次被述说的时候。或许是在冬日漫长的寒夜,在北极光的照耀之下;或在凌晨时分,坐在户外,在仲夏永无止境的日光中醒来,身边围绕着一群听众,想知道索尔做了什幺事、什幺是彩虹、该怎幺过生活、为什幺会有蹩脚的诗歌。

当我写完这些故事,并且按顺序阅读,我很讶异地发现这些故事就像一趟旅程,从宇宙在冰与火之中诞生开始,再到火与冰终结了世界。我们在这一路,碰到不少一眼就能认出的人;例如洛基、索尔和奥丁;以及我们很想多了解一点的人(我最喜欢的是洛基的巨人之妻安格玻莎。她替他生下怪物般的孩子,并在巴德尔被杀了之后以鬼魂的形式继续存在)。

我不敢回头去看我曾经锺爱的北欧神话作家,像是罗杰.蓝斯林.格林和凯文.克罗斯利──哈蓝[1],也不敢重读他们所写的故事。我反而把时间花在研读斯诺里.斯图鲁松的《散文艾达》[2]的各种翻译版本,以及《诗歌艾达》[3]里的诗词。我从九百年前的文字里挑选我想要重述的故事,以及想要重述的方法,揉和了散文版和诗歌版的故事(比方索尔去拜访黑米尔的这则,我在本书使用混搭:一开始先採用《诗歌艾达》的内容,然后从斯诺里的版本加入索尔钓鱼冒险的细节。)我那本翻到破破烂烂、由鲁道夫.西梅克所着、安琪拉.霍尔翻译的《北欧神话辞典》[4]对我而言弥足珍贵。我经常参考,也不时感到大开眼界、增广见闻。

非常感谢我的老友爱丽莎.奎特妮(Alisa Kwitney)在编辑上的协助。她提供绝佳的反馈,总是很有主见、直接了当,给我很多助益,而且她通情达礼又聪明,因为有她这本书才得以完成──虽然大多是因为她想要继续读下一个故事。她帮我腾出时间,写出这本作品。我非常感激她。感谢史黛芬妮.蒙堤斯(Stephanie Monteith)鹰眼般犀利的目光和对北欧的知识,抓出我的几个疏漏。也要感谢诺顿(Norton)出版社的艾咪.契利(Amy Cherry)。八年前,她在我的生日午餐会上建议我不妨重述神话。从各方面看来,她是全世界最有耐心的编辑。

本书所有的错误、骤下的结论以及古怪的看法,都由我个人全权负责,我不希望有人因此受到责难。我希望我有诚恳地重述这些故事,而且口吻中有喜悦、有创新。

这就是神话的乐趣所在。这乐趣来自于你自己述说神话的时候──我由衷地鼓励你自己去说、去读。读一读本书的故事,然后把故事吸收,转化成自己的,在漆黑寒冷的冬天夜晚,或在日不落的夏夜里,告诉你的朋友索尔的鎚子遭窃时所发生的事,或是奥丁如何替众神取得诗歌之酒……

尼尔.盖曼
二○一六年五月写于伦敦的李森格罗佛

注释

[1]凯文.克罗斯利──哈蓝(Kevin Crossley-Holland):出生于一九四一年,为知名英国诗人、文人,也在大学任教,时常受邀演讲。他曾经翻译以古英语撰写的《贝奥武夫》史诗,也编写英国民间传说故事。他的儿童文学作品获奖无数,其中最知名的要属亚瑟王传奇系列三部曲。他在一九八○年所出版的 《北欧神话》(The Norse Myths)十分出名,多次再版。

[2]《散文艾达》(Prose Edda):成于十三世纪,内容关于古代北欧神话,诗文夹杂。根据此书于十四世纪的注解及内文说明,咸认此书作者即为斯诺里.斯图鲁松(Snorri Sturluson)。此书标题原为《艾达》(Edda),但在十七世纪所发现的古籍《皇家手稿》(Codex Regius)也是内容关于北欧神话的诗集,因此也将此一古籍称为《艾达》。为求区分,斯诺里.斯图鲁松的艾达诗集称为《散文艾达》或《小艾达》(Younger Edda)。

[3]《诗歌艾达》(Poetic Edda):指的是十七世纪的冰岛主教所发现并赠送当时丹麦国王而取名为《皇家手稿》的古籍。当中包含二十九首诗,内容均为古代北欧神话,有些文句也为斯诺里.斯图鲁松引用,为了区分这两本典籍,此一古籍称为《诗歌艾达》或《老艾达》。

[4]《北欧神话辞典》(A Dictionary of Northern Mythology):为奥地利学者鲁道夫.西梅克(Rudolf Simek)以德文所撰写,并于一九八四年出版。英文版在一九九年出版,由安琪拉.霍尔(Angela Hall)所翻译,同时有部分内容经作者修订。

相关文章


介绍热搜科技|时政快报|当下频道|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·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